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言情女生>景家娘子會做媒> 第十五章 一念之差

第十五章 一念之差

    村長在村里這么久,還沒能遇見過這么亂的事情,他看了看魏蕊,又看了看蔡嫂子,最后將目光落在了陳登身上。

    “你且說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村長發話,院子里靜得可怕。

    陳登掙扎著上前,剛要說話,卻被魏蕊突兀地打斷,她對著村長開口道:“不必說了,這張紙上寫的就是事實,您識字,該看得懂。蔡嫂子剛才急糊涂了,胡言亂語,您別聽她的。”

    “對!就是她亂說,她要樣貌沒樣貌,要家室沒家室,還是個寡婦帶著個兒子,我能看上她什么?”

    他滿臉盡是討好:“村長,聽說您想喝那縣里的桃花酒很久了,咱拿了這錢啊,立刻就給您買去。”

    魏蕊撒開捏住陳登胳膊的手,看了蔡嫂子一眼,然后搖了搖頭。

    她是來自未來的人,可以毫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可是這個時代,是壓抑又虧欠的時代,她一個死了丈夫的女人,一旦和別的男人有了不好的傳聞,只怕唾沫星子會淹死人。

    她哥哥的事情,她會負責保護好自己的哥哥,可是這個女人,她沒法保證照顧她一輩子。

    所以,這件事她寧愿是哥哥偷了雞蛋,也不愿意讓這個女人承受她承受不了的代價。

    村長聽樂自己有心心念念的桃花酒喝,哪還有心思管真相是什么,只看了幾個人一眼,便提筆去簽字。

    哪知筆尖還未挨到紙上,便被崇尚來的蔡家女人撕了個粉碎。

    她捏著那紙看著魏蕊道:“魏妹兒,是你跟我說的,不要再縮著了,要試著反抗,我是在反抗啊,你為什么攔我呢?”

    她眼眶通紅,看起來像是一夜都沒睡。

    轉過身子,她看著周邊圍著的人,一字一句道:“你們這些女人里,總會有一個的男人比自己死得早的,如果我不說這事,沒人治他,遲早有一日你們也會被他欺負。別忘了,當初村里的大戶春城,后來可是死得時候連張破席子都沒有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們看的熱鬧,說得狠毒話,遲早有一日會輪到你們頭上的。”

    說完她伸手將手里的碎紙一扔,慢慢道:“魏妹兒,我是個嫁過人的人,不識字,沒讀過書,只知道相夫教子,孝順公婆。丈夫死了,我的天也塌了,我害怕啊,害怕極了。害怕到,別人欺負我我都得忍著,可是我今天不想忍了,我有個嘴毒沒受過欺負的婆婆,我怕什么?”

    “你這是咒誰呢?誰家死男人了?誰家又被欺負了?”旁邊不知道哪個家里的嚷嚷一聲,登時周圍人都開始指責她道:“你婆婆惡毒得罪了人,村里沒人能看得慣你,只有魏哥兒憨,肯照顧你。你以為你跟那二痞子有什么區別,我們都知道那雞蛋不是魏哥兒偷的,你現在才來說這些話,逞什么能?”

    聽見這話,魏蕊愣住,她兩步走到那女人跟前問道:“你剛剛說什么?你說你們早知道雞蛋不是我哥偷的了?那當時你們怎么不說,你們不是一直在我家看熱鬧的嗎?”

    她怒火中燒,原先的脾氣又來了,本身就是公司領導者,發起脾氣來氣勢十足,一下子靜得那女人也有些結巴了。

    “我……我們……”她忽然指著蔡嫂子說:“都是她,都是那個女人,是她說是你哥哥偷的,要不是她說,我們原本是想說不是你哥哥……”

    “呵……”魏蕊冷笑一聲:“如果不是蔡嫂子今天在這里這么說,你們是不是就打算把我哥一輩子冤枉下去?是不是還打算,偶爾嘲笑一兩句,把假的變成真的?”

    “我……”那婦人有些畏懼,旁邊的人卻道:“你這姑娘家家怎么就這么兇了?現在不是說了嗎?你這契約也沒簽,不是沒什么影響嗎?”

    “沒什么影響?”魏蕊差點笑出聲,“虧得你說的沒什么影響,這位嫂子,你回家多燒幾炷香,好好拜拜,免得哪日這種事情輪到你頭上,你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大家也只會說一句,小事嘛,何必計較的話。”

    不等那女人回話,魏蕊又道:“眾位都是人證,方才那兩個女人也說了,她們瞧見了,說雞蛋不是我哥偷的,那么我哥清白了。至于蔡嫂子的事情么,是我和蔡嫂子商量好的,專門激你們,讓你們說出真話來的。”

    “這十兩銀子,我做什么不好,為什么偏要給二痞子呢?你說是不是,蔡嫂子?”魏蕊將話遞過去,只盼她能理解。

    但是顯然蔡家女人還沒弄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她有些發愣。

    魏蕊走過去扶住她的肩膀說,低聲道:“不想離開村子,就直接點頭好了。”

    說完,她便見蔡嫂子急忙點頭。

    見蔡嫂子點頭了,魏蕊又對著陳登說:“你誣陷我哥,我詐我錢,我要帶你見官,現在滿院子都是人證,我想大家應該愿意作證的吧?”

    她斜一眼院子里的人,又說:“還是說,諸位都是縮頭烏龜,不敢得罪陳登?”

    男人哪個肯認慫,立刻便有個男人站出來說:“俺能做證,這狗雜種偷了俺好幾次糧了,俺怕破壞鄰里關系,一直沒說,現在俺不僅要作證,俺也要告他!”

    魏蕊嘴角一彎,果然村里的人都是忍不了這個男人的,只是苦于沒有人出頭,所以任他肆意妄為,這一旦有人開始,便有人跟風來了。

    果然,一個又一個聲音響起,多少都被這二痞子得罪過。

    陳登見狀直接嚇得軟了雙腿,眼看著就要往地上跪了,卻被魏蕊一把拽住后衣領。

    她彎腰說:“只要你說你和蔡嫂子沒那回事,并且保證以后再也不欺負她,我便不告你。”

    陳登還是頭一次意識到自己原來在村里混的這么差,他欺負人沒個數,沒想到這么些人加在一起,卻是整個村了。

    他惶恐不安,聽見魏蕊這么說,立刻問道:“你……你要我怎么說,只要你不告我!”

    魏蕊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隨后又走到了蔡家女人身邊道:“聽我的,待會兒別說話就行。”

    蔡嫂子看著她,半晌才猶猶豫豫地點了點頭。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17期精选24码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