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歷史軍事>風起北美1620> 一百三十一章醫藥研究小組

一百三十一章醫藥研究小組

    入夜了,臨時領事館的某間臥室里,一對男女相擁在一起。

    ”哦,親愛的,你說我身體里有魔鬼,這是真的嗎?“史博文懷里的歐洲少女問道。

    ”是的,因為每一個美麗的女人身體里都有一個魔鬼在糾纏,讓你不安和恐懼……”史文博笑呵呵地撫摸著對方的秀發,“戰勝這個魔鬼,才能獲得真正的快樂。”

    “真的有魔鬼嗎?可我經常禱告的……”少女非常疑惑,“難道美麗也是個錯誤嗎?”

    “不,親愛的,美麗不是錯誤,錯的是這個魔鬼。”

    然后于是一場少女認為的驅魔的儀式就這樣發生了,當歐洲少女被告知她體內的惡魔已經死去的時候,這位因疼痛而臉色緊繃的少女喜極而泣,緊緊的抱住了史博文。

    抽著煙的史文博,也緊緊抱住了這位少女,但是他現在腦子里所想的是某位圣克魯斯侯爵千金的摸樣,仿佛早就把上午許夢之的警告給拋到了腦后。

    ……

    時間來到了1621年6月21日。

    一個多月前被捕鯨船“美人魚”號拯救的那艘英格蘭風帆船“獵犬”號終于在干船塢里修理完畢。

    修理過程中,內外結構都更加精密而不失簡練的獵犬號讓年輕的造船廠負責人石益格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一個多月里,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在做著船舶結構測繪。

    今天的第三次出航歐洲的船隊規模很是壯觀。“圣瑪利亞”號、“圣尼古拉”號、“夢之”號以及修繕一新的獵犬號,使得曼哈頓社區的居民們感到一種充實與興奮,許多居民都歡呼我們有強大的貿易船隊了!

    這次的出航,原本各船水手長級的人物都被提拔為了船隊的代理船長,而且平均每艘船上的水手都不滿20人,不少船員還是新加入不滿三月的歐裔,因此很多人都擔心會不會反叛,于是在馬長樂和阿德萊德建議下每艘船上額外進駐了數名陸上警備隊的士兵以保證船只安全。

    距離第二次出航歐洲才間隔了一個多月,但這樣頻繁的貿易航行安排,讓布魯克林工業區根本沒法準備足夠的商品用來填滿船艙,但歐洲亞速爾群島英雄港又擠壓著大量的生活與工農業原料急等著運輸回北美,導致這次出航運載的貨物只夠裝滿兩艘半船。

    在這次和歐洲交易的貨物里2000枝21b型燧發步槍是此次交易的重頭產品,,其次是利用鯨脂生產的300箱肥皂或香皂,100套對歐洲細水長流的精美玻璃酒具,上千面利用上次運來的水銀加工而成的鏡子,以及經過上次大清倉后勉強再次收購而來的不到兩千張毛皮,最后就是化工部和醫療部聯合推出的大殺器——1公斤的黃連素。

    嗯~現在曼哈頓社區能夠制造黃連素了。

    有了鹽酸后穿越眾里的研究人員利用毛茛科北美黃連為原料經過一兩次實驗就制成了黃連素了,畢竟黃連素的制作過程簡單。

    生物堿成分與含量的不同導致北美黃連的提取成分不僅僅限于治療痢疾等腸胃病菌感染,還具備比較廣泛而有力的內外用抗菌消炎功效,溶于水甚至還可以用于創傷消毒殺菌。

    由于曼哈頓社區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正的制藥工藝進行正規加工,所以可以預見的是,這種連糖衣都沒有的提純物絕對是歐洲人有史以來所能接觸到的最苦的玩意兒,但是他的價值遠超同等重量的黃金數十倍。

    一種小小的密封玻璃管里分裝著1克的黃連素粉,化工部的研究員們對著馬長樂千叮嚀萬囑咐,這樣一日分用量的黃連素,至少價值2英鎊,千萬別當大白菜給賣掉。

    所以,這1000支黃連素的主要作用,還是扮演船用預備藥物,而并非完全的出口,用以取代之前配備給各船的現代腸胃病藥物。現代藥物的有限庫存,導致社區委員會必須精打細算。

    這樣一來,整個船隊所裝載貨物的總價值,將超過前兩次歐洲貿易,達到了驚人的180萬西班牙銀元。當然如此貴重的一批商品,在亞速爾群島的英雄港也不可能短時間內全部銷售出去。

    在河岸麥浪與歡呼聲中,在社區委員會幾個委員和群眾們的滿臉笑容的歡送下,四艘風帆船慢慢馳離布魯克林工業區的碼頭,然后轉向南方。

    天色已經黃昏了,但曼哈頓社區西北角的某座小型雙層建筑里,依然忙碌著。

    幾名身穿白大褂一副研究員裝扮的男女青年圍在一位坐著輪椅的老年婦女的身邊,正聚精會神地觀看著房間中央一排玻璃培養皿。

    房間被粉刷成一片純白,顯得極為干凈,不少桌臺工作設備都是罕見的不銹鋼結構,甚至還安裝著一部不知道從哪艘船上拆卸下的空調,讓房間里的氣溫一直保持著恒溫。單論這里的氣氛和設備,算是整個曼哈頓社區最接近現代某種研究室風格的地方,而從房屋最外面的門牌上看,也讓每一位路過的社區居民肅然起敬。

    醫藥研究小組,是直接隸屬于社區委員會醫療部的一個機構,領頭人是新任社區委員會司法委員鐘進山的老伴,某大學生物系講師黃念。

    大災難導致的不可恢復的下肢粉碎性骨折,讓黃念老人差點成為所有重傷員中第一個無法挺過危情的人。雖然最終被社區醫院院長陳長遠的精湛醫術給保下一條命,但黃念從此以后不得不借助輪椅生活了。

    仔細看了下最后一個培養皿,黃念老人微微搖了下頭。只見培養皿中的瓊脂表面,一片金色菌落的中央有著淡淡一圈不是很明顯的水解痕跡。

    “黃老師,這一批20個樣品里,就這個效果最好了。”一位戴眼鏡的青年小心地低下頭,指著那個放在黃念老人面前的培養皿,“現在瓊脂提取比較麻煩,下一批實驗至少還要一周后才能開始。”

    17號實驗品看起來似乎是效果最好的,但比起真正可用的青霉菌株,還是差太遠了。’黃念將培養皿蓋上,在學生的推動下,又來到了房間的墻邊,拿出木桿,指向了墻上的一張大白紙,只見上面寫滿了一條條實驗數據。

    “青霉素的提取其實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技術,真正困難的是找到合適的菌株。歷史上,美國人發現青霉素雖然更像是巧合,但從那時開始,青霉素的工業化量產依然花了近二十年時間,在不斷實驗中才找到了最合適的青霉菌株母本。”

    PS:求各位大大給些推薦票,多給一些推薦票吧,收藏。本書書友群貳柒叁叁肆貳陸捌捌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17期精选24码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