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言情女生>越女刀> 149.陰險毒辣

149.陰險毒辣

    盡管不解,但是,作為江湖老人,唐德陽卻壓低了聲音。

    紀綱聞言,便左視右望,又側目和回頭看看,身前跟后的瞟了幾眼。

    待無發現附近可疑之人時,紀綱這才抱拳拱手,側目而視唐德陽,道出內心話來。

    他低聲說道:“唐老前輩,此事已在紀某意料之中。若果不是發生竇氏與方旭的矛盾,紀某是不會保方旭之命的。紀某之前說方旭乃是當朝武狀元,文武雙全,可為燕王所用,不過是借口。其實,紀某是看到了竇氏與方旭之矛盾,而這種矛盾又可以激化,并且可以延伸至整個武林的災難。所以,紀某要借方旭人頭一用,借此來替燕王掃除那些不會參與起兵創建新王朝的武林門派。”

    他此言一出,不僅唐德陽,就連連國新、唐賽兒、紀曉蘭瞬間也是瞠目結舌,驚世駭俗。

    他們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呆呆地望向紀綱。

    他們的心里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均是心里暗道:世人皆言紀綱陰險,果真如此啊!

    尤其是紀曉蘭,忽然間哆嗦了一下。

    她額頭竟然有冷汗冒出。

    紀綱望望眾人的神情,卻神態自若地一笑。

    他又打了個手勢,說道:“諸位,請上馬車。天黑了,風大。呆會前往財源客棧的廂房吃火鍋,今晚,咱們就不回王府用餐了。”

    然后,他便率先鉆進了竇府外一輛大馬車里。

    這是鷹集幫弟子準備好的馬車。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都覺得渾身乏力,都是爬著上馬車的,都感覺紀綱太陰險了。

    紀曉蘭跟在最后面上馬車,渾身無力,雙手抓著馬車廂前的木桿,抬腳踏上,卻忽然腿一軟,身子竟然趴倒在馬車前,“啪”地一聲響。

    “主子,小心!”

    趕車的幾個漢子見狀,均是驚駭地喊道。

    紀綱掀開車簾,看到紀曉蘭這個樣子,便知她心里想什么,于是便冷冷地說道:“妹子,后面還有一輛馬車,你乘另一輛吧。”

    言罷,他便放下了車簾。

    紀曉蘭心頭一陣悲哀,明白紀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也明白紀綱不想再讓自己聽到他的下一步計劃。

    于是,她便強撐著雙手用力,按按木桿,起身轉身,腳步輕浮地走向后面的馬車。

    剎那間,她眼淚汪汪的。

    馬車晃動,眾人坐在馬車內,又是呆呆地望著紀綱,當然理解紀綱的意思,剛才也看出了紀曉蘭的不對勁。

    但是,誰也沒想到紀綱對自己的親妹也會這么陰狠的。

    紀綱卻鎮定自若,側目而視唐賽兒,淡淡地說道:“唐姑娘,往后,請你替紀某看好舍妹。她喜歡方旭,但是,方旭不過是紀某手中的一粒棋子,他遲早是要死的,紀某不想舍妹可憐的守活寡。”

    唐賽兒聞言,冷冷地說道:“紀綱,你好卑鄙無恥。有親兄長如此對待自己的親妹妹的嗎?哼!我看不起你。”

    她年紀是少,但是,性子卻很辣,并不懼紀綱的陰險。

    唐德陽聞言,大喝一聲:“賽兒,別胡說八道。”

    他可不想讓唐賽兒破壞自己與紀綱的關系。

    紀綱卻笑道:“唐姑娘,你年紀還少,暫時無法體會紀某對親妹妹的關愛。若紀某任由曉蘭去愛方旭,那么,她將來成為無依無靠,豈不更可憐?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現在,她與方旭只是心里有那么丁點感情,中止她的相思,中斷她與方旭的交往,只是她心里短暫的痛。江湖兒女,文武雙全的才俊多的是,又何必為了方旭在一棵樹上吊死呢?”

    唐賽兒終究年少,江湖閱歷有限,對情事亦不懂。

    她被紀綱如此一說,只能啞口無言。

    她無言以對。

    但是,她心里卻暗道:紀綱之狼狠,本姑娘自出生以來,真是聞未所聞。

    認識他,跟著他闖了一陣子江湖,本姑娘還真是大長見識了。不過,此人真是白眼狼戴草帽——假充善人。

    我得找機會勸勸爹,盡快離開他。

    否則,總有一天,我們父女倆也會死在紀綱手中的。

    ……

    唐賽兒心思悠悠,低首弄衣,然后又想:假如有一天,我能找一個能讓我心儀的男子,而他又能深愛我,呵護我,我一定會不管世事如何變幻,都跟著他走。

    唉,紀曉蘭也挺可憐的。

    她其實愛上方旭了,可能她自己還不知道。

    只是,外表堅強的紀曉蘭,實際很懦弱,根本無可能反抗紀綱對她的壓制。

    要換作是我,我一定不會象她那樣,任由紀綱呵斥。

    ……

    唐賽兒瞬息之間,竟然想到了很遠,很多。

    她仿佛忽然間成熟了很多。

    ……

    為了給愛女解窘,唐德陽趕緊圓場,笑道:“紀幫主,你現在是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方旭已經上當,老夫很是佩紀幫主的深謀遠慮。接下來,幫主想怎么來利用方旭?老夫愿聞其詳,但聽幫主之言后,老夫也方便安排敝會弟子跟進此事。”

    紀綱見唐賽兒啞口無言,又低首弄衣,感覺自己折服了她,不由很是得意。

    他心里暗想:這個唐賽兒雖然被我說服,但是,她也是有個性,有獨立見解之人。

    和她在一起,我有一種找到了對手的感覺,但是,心里又一種很暢快的感覺。

    她長相不俗,我人到壯年喪妻,如若選她為紀某的終生伴侶,她應該能助我成就大事。

    嗯!我得在她面前好好表現一番,把利用方旭之計和相關行動的動靜鬧大些。

    ……

    紀綱正自神思悠悠之際,忽聞唐德陽一言,便回過神來。

    他畢恭畢敬地朝唐德陽抱拳拱手,笑道:“唐老前輩過獎。晚輩年紀雖然不少,但是,出道晚,江湖閱歷還是欠缺。現在,晚輩獻丑了。晚輩以為,應盡快將劉樂寶送回方旭身邊,徹底打消他的疑慮,想法秘密地將他送到燕王身邊隱藏一陣子。咱們就利用他隱藏起來的這陣子,策動武林相互殘殺,以除去那些不愿為燕王效力的武林中人。將來,燕王起兵,武林中就少了一股所謂的正統勢力。至于貴會弟子,則四處放風,就稱方旭因為竇氏發動武林中人圍殺他而憤憤不平,又因年輕氣盛,所以,方旭到處暗殺武林名門正派人士。越女刀門不是武林至尊嗎?武林很多門派不是不服玉龍真人的江湖地位嗎?嘿嘿,這回,紀某一定將越女刀門給滅了。哼!”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17期精选24码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