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武俠仙俠>九霄神劍> 第四百七十九章 欺負人?

第四百七十九章 欺負人?

    林星宇和張虎三人剛剛離開,短短數息過后,幾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瀑布前。

    來的幾人為首是一個男子,模樣很年輕,應當才二十出頭。劍眉星目,身上充滿了一股英氣。

    此人氣息深沉,如同一片汪洋大海,望不著邊際。雙目炯炯有神,其中有著兩道精光閃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激射而出。

    這一對雙眼,可不是普通的眼睛。

    他手中握著一張古樸大弓。弓很大,卻沒有任何的雕刻花紋,木頭材質,感受不到特殊的氣息,只是隱約能夠感受到,一股駭人的威圧感,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但是這一張大弓,卻被握在這名青年的手中。

    他的雙手上纏繞著繃帶,繃帶是灰色的,看上去有些陳舊。再瞧那古弓,同樣是纏繞著繃帶,但是只有一部分。

    男子的手握著這大弓,就好像這弓,原本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筱翎公子,就是這里了。”在他身后的,是剛才逃跑的林海。

    林海一條右手緊握長槍,但是左手處早已經空空蕩蕩。雖然纏繞著繃帶,但鮮血還是忍不住的滲透出來,一滴一滴的滴落下來,每一滴鮮血落地,都讓的林海的面色愈發的猙獰。

    他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不殺了林星宇,他就誓不為人!

    林海雖然逃了出來,但是修為受損,再加上缺了一條手臂,戰力大不如前,為了找到這位師兄,他可是耗費了不少底牌,這才安然的抵達了師兄所在的地方。

    如今有了這筱翎師兄給他撐腰,他自然是不會再怕了。因為別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筱翎師兄,那可是通天境的強者啊。林星宇再怎么強,還能夠上天不成。

    那名為筱翎的男子眼中放著精光,而后微一皺眉,說道:“你確定是這里?”

    “確定,我就是從這里逃出來的,我不可能忘記的!”林海怨毒的盯著前方瀑布,在那后面,是他的恥辱。

    “人應該已經跑了。”筱翎扔下這一句話,而后邁開步子,不急不緩的走入了瀑布之中。

    林海等人自然是跟著走了進去,但是但他們看到這里面的場景時,皆是勃然大怒,兩名云閣弟子被嵌在山壁之中,不知死活,地面上還留有一大攤的血跡,遠處的峭壁上有一棵果樹,上面的靈源果早已經被摘光,只剩下了幾枚青澀的小果子,那時還沒有成熟的靈源果。

    “殺人的是誰?”筱翎突然問道。

    “林星宇。”林海說道。

    “林星宇?”筱翎眉頭一皺,剛才這林海告訴自己只是一個神秘男子,現在卻跟他說是林星宇。

    林星宇的名字,他自然是知曉的,雖然他對自己有信心能夠擊敗他,但是他也不想去招惹這個麻煩。

    “我雖然沒有看清楚他的臉,但是憑他的手段來看,應該就是林星宇沒錯了。”

    說罷,林海又是添油加醋的在筱翎的耳邊多說了幾句,雖然他聽的出來這是林海改造過后的話,但是他用自己的實力來定規矩,這無疑是在打他們云閣的臉。

    難道,他們云閣的實力,還比不過他一個林星宇?

    筱翎不是個沖動的人,他頭腦很清醒,但是這不代表他會任由別人打他所在宗門的臉。

    因此筱翎回過身來,沉聲說道:“所有人聽著,只要是遇到了太初殿的人,不管是誰,格殺勿論,還有,若是遇到林星宇,留一口氣,我要親自殺了他。”說完,那筱翎的眼神中殺意涌動,仿佛要化為實質噴涌而出。過了好半晌,他收回目光,帶著人離開了這座山洞。

    ……

    不遠處的森林之中,林星宇帶著三人離開,突然他回頭看向他們離開的那個方向。

    “此人,不弱。”

    林星宇對于他感受到的那股氣息的第一個判斷就是這個。

    離開一段距離之后,四人停了下來,柳青等人一路上也吃了不少藥丹,體內的傷勢算是恢復了一些,不過想要真正的痊愈,恐怕還得要上一會兒。

    “接下來去哪兒?”柳青問道。

    他們四人算是逃了出來,但是卻得罪了云閣,云閣的人要是見到了他們,恐怕會殺了他們,他們雖然能夠借助著令牌逃走,但是卻失去了大賽資格,沒有人會想失去這么一個機會的。

    三人將目光齊刷刷的盯向了林星宇。

    林星宇頓時滿臉黑線,他自己都不知道該去哪里找人,現在倒好,還要帶著他們一起走。他們三人雖然實力不弱,可是如今受了傷,跟著他,只會是個累贅。但是對方又是因為自己而徹底得罪了云閣,因此說什么林星宇也要護對方一段時間。

    沉吟了一會兒,林星宇忽然說道:“這樣吧,你們三個宗門不是聯手了嗎?我便送你們去和你們宗門的人匯合,到時候,我再離開,如何?”

    “這……林兄,你的宗門弟子應該也正在等你,要不你一個人走吧,別管我們了。”

    “無礙,我的實力,一個人自保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放你們三個在這里,我不放心。”

    說句實話,林星宇本可以不用管他們的生死,但是林星宇卻沒有丟下他們,這讓三人心中流過一股暖意。

    “那如此,我們三人便多謝了。”張虎掙扎了要起來行禮,但是傷勢太重,咳嗽了幾聲又是摔在了地上。

    “你就不要勉強了,好好恢復傷勢要緊,再過一柱香的功夫,我們便出發。”林星宇搖了搖頭,示意張虎好好恢復。

    一炷香的時間轉瞬即逝。

    林星宇只是閉眼修煉了一會兒,便過去了。

    他站起身來,看到身旁的三人依舊還在恢復著體內的傷勢,面色痛苦。林星宇抬手在納戒上輕輕一抹,三枚藥丹又是飛入他們的口中,精純的藥力揮發開來,溫養著他們體內的傷勢。三人的面色這才好轉一些。

    “該出發了。”林星宇又等了一會兒,而后看看天色不早了,如果現在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夜晚降臨,恐怕多生變故。

    “好。”

    三人睜開雙目,總算是恢復了一些精氣神,張虎也勉強能夠獨自走動了。

    柳青和李明訣兩人架著張虎,跟在林星宇的身后。

    突然不遠處有著幾道說話聲響起。

    林星宇的靈魂力量略微感應,發現似乎不止一兩個人,而且在靈魂感知中,那些人的站位,不像是一起的。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你們待在這里別動,我去看看。”林星宇交代了一句,下一瞬,已經出現在了數十米開外的地方。

    柳青和李明訣將張虎靠在一棵樹上,兩人也是癱倒在地上,張虎實在是太重了,他們兩人又受了傷,一路上,真的是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哎喲,總算能歇一會兒了,我說大哥,你平時都是吃什么了,怎么這么重?”李明訣抬頭看著天,此時正好是傍晚時分,天還沒有徹底變暗,一縷殘陽被遠處森林吞沒了大半,只留下殘余的些許暖意,普照這片大地。

    天上很紅,彩霞層層疊疊,看上去像是一張美人的俏臉,李明訣呆呆的望著,過了一會兒嘆了口氣,不由得感嘆,自己若是能夠擁有像林星宇那樣的實力該多好,先前也不會那么不堪。

    柳青無奈一笑,嘴角滿是苦澀,他們跟著林星宇這一段時間下來,也算是重新認定了一下林星宇這個人。本來他們都以為林星宇會是一個十分狂傲的人,但是沒想到,相處起來林星宇一直都是很親切的感覺,就好像和自己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你們說他這一次,能不能帶著太初殿重返巔峰?”張虎突然問道。

    太初殿的地位岌岌可危的事情人盡皆知,只是平時少有人提起罷了。但是如今這是最后的一次機會,太初殿,會站住自己的腳跟嗎?

    “我覺得可以。”柳青毫不猶豫的說道。

    “為什么?”張虎和李明訣看向她。

    柳青突然沉默了,就好像剛才那話不是他說的一樣。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種感覺。”

    “我覺得有些懸。要知道,那云閣和望星樓這些年實力愈發強大,一代代青年才俊都是從他們兩大宗門里面出來的,太初殿想要和他們掰腕子,恐怕很難。”

    說話的人是李明訣,他雖然是一個小宗門的弟子,但是他本身也是一個世家弟子。雖然如今家族沒落,但是底蘊猶存,還是不容忽視的。

    在家族之中,他的父親就經常跟他說起這天下局勢的變化,希望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

17期精选24码期期中